您的位置:
首页
>政务公开>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高质量 均衡性 可持续———浙江财政支持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纪实
发布日期:2016-12-30信息来源:中国财经报阅读人数: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5月在浙江考察时,要求浙江“在提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水平上更进一步”。浙江在谋划“十三五”规划时,提出了“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围绕总书记的殷切期望和浙江“十三五”规划目标,浙江省财政部门提出了“高质量、均衡性、可持续”的工作思路,并落实到具体工作实践中,取得显著成效。日前,本报记者赴浙江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升华篇:高质量支撑高水平

 

  说到“七山一水二分田”,很多人都知道是浙江,但“八山半水分半田”呢?答案仍在浙江:一个位于浙东、名为新昌的山区县,其山地及丘陵面积高达90%以上,三面环山,百里岩疆,交通、地理和区位资源都处于先天劣势,经济社会发展在其所属的绍兴市乃至全省都位置靠后。这里拥有1600多年历史、被誉为“江南第一大佛”的大佛寺,大诗人李白曾在这里留下脍炙人口的名篇《梦游天姥吟留别》,似乎也反衬出新昌的“中看不中用”。

  让人惊奇的是,长期默默无闻的新昌近年来一鸣惊人:GDP、工业利润、财政税收、城乡居民收入均呈两位数增长,一跃成为全国百强县。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新昌的逆势飞扬让人眼前一亮,同时也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对于这一问号,新昌人直白地表示,在传统发展模式驱使下,新昌发展不快,反而付出了巨大的环境和社会成本,遂痛定思痛,走上“华山一条路”:以科技创新驱动企业转型、产业升级,实现经济提升。

  新昌的毅然决然是浙江近年来在经济新常态大环境下主动作为、“腾笼换鸟”的典型之一。

  作为市场经济先发省份,民营、民富、民生是浙江改革开放30多年来探索形成的制度优势,是嵌入浙江高质量发展的内在基因,同时也是支撑高水平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活力之源。

  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5月在浙江考察时,赋予浙江“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的新使命,要求浙江“在提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水平上更进一步”;今年G20峰会期间,又对浙江提出了“秉持浙江精神,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新要求。为此,浙江在“十三五”规划中提出了“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并具体分解为包括综合实力更强、城乡区域更协调、生态环境更优美、人民生活更幸福、治理体系更完善等体现“高水平”的“五个更”。

  财政部门也把蕴含民营、民富、民生的“高质量”发展,作为财政工作的目标和追求。

  小县城带动大科技

  捷昌驱动公司的展厅不大,里面陈列的产品看上去也像是市面上常见的家具,记者一时心里有些纳闷。“别看这张写字台不起眼,市面上要卖4000多元。”看着记者稍显诧异的眼神,公司办公室主任马勇解释说,写字台是智能型的,可根据个人需要随意升降,以适应不同身高人士的需要,以及人们对健康工作和生活的追求。电动升降并不鲜见,但作为办公桌,在各部位负重不一时需要保证平稳、安全升降,遇阻时自动停驶或发出警示。因此,作为核心部件的电动推杆必须“聪明”,这也是公司的核心技术所在。

  马勇介绍说,公司专注于制作医疗康护、智慧办公、智能家居三大产品体系的“大脑”,即各种智能推杆。2013年公司的销售额为1.14亿元,此后每年以新增1亿元的量级攀升,今年1—11月销售已达4.78亿元。净利润从2013年的近2000万元,剧增到去年的1亿元。

  马勇说,这主要得益于公司对研发工作的重视。今年公司研发投入达到2000万元,占销售收入比例超过3%。

  而企业研发投入的增加,又得益于财税杠杆的引导和撬动。新昌县财政局负责人告诉记者,新昌财政科技投入一直大幅增长,2011—2015年总额达6.98亿元,平均年增幅达15.86%,科技支出占财政一般预算支出的比例稳定在10%。2015年全社会研发费用占GDP比重达4.21%,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该局税政科科长丁文介绍说,近年来,新昌仅落实研发费加计扣除、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等政策,每年就为企业减免税收近3亿元;同时设立3亿元的产业基金,重点扶持创新型、科技型企业成长;大力支持创新平台建设,强化科技支撑,全县目前拥有5个国家级、31个省级技术研发中心。

  人才引进是财政支持的另一重点,目前已累计引进6名国家、省“千人计划”专家。“我们按6类人才分别给予从6万到100万不等的购房补助,去年财政投入人才资金就达5600万元。”新昌县财政局企业科科长吴红雷说。

  科技创新的强力驱动带动新昌产业形态告别“低、小、散”,向高新化、智能化和集约化方向迈进,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占比达50%以上,被列为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国家示范区,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保持在70%以上,与发达国家持平。规模以上企业亩产税收水平居浙江全省前列,主板上市公司数量达8家。

  角逐未来云计算经济

  在浙江首善之区杭州,科技创新则呈现恢弘而高端的气势。

  从杭州市区向西南逶迤而行,一路景色秀美,约二十公里后便到了著名的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核心区块。这里东临钱塘,四周峰峦叠嶂、林木幽深,碧水中流,声名鹊起的云栖小镇就坐落于此。经过多年来的数次“蜕变”,目前已经成为基于云计算大数据产业、浙江省首批创建的10个示范特色产业小镇之一。在这片面积不到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集聚了344家涉云企业,包括中国最大的云计算平台阿里云、杭州数梦工场科技有限公司等,已初步形成较为完善的云计算产业生态。

  数梦工场2015年落户云栖小镇。公司产品部的胡彬向记者介绍情况时,一款由该公司为之提供云服务的“浙江省政务服务网”应用平台引起了记者的兴趣。

  “浙江省政务服务网相当于‘政务淘宝’。”胡彬的这个比喻让记者茅塞顿开。通过PC端,手机APP、支付宝、微信等移动端入口,个人可获得多种便民服务,法人单位则可办理经营许可、资质认定等多项业务。

  浙江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财政部门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在政务服务网上嵌入了统一公共支付平台,为缴款人提供开放便捷的缴款渠道。交通违法罚款、教育收费、考务费、社保缴费等很多日常项目,都可通过统一公共支付平台缴纳。据统计,目前全省已有900多家执收单位、近100个服务项目上线,900余万人次通过平台缴纳公共款项,累计缴纳金额超26亿元。

  公共支付之外,浙江根据公众的需求,还在政务服务网上相继推出婚育收养、教育培训、求职执业、纳税缴费、就医保健等15类400余项网上便民服务。据统计,到11月底,浙江政务服务网实名注册用户已达330万,日均浏览量超过300万。

  胡彬说,浙江政务服务网是全国首家“互联网+政务”,集省、市、县于一体的政务服务超级平台。它之所以受欢迎,奥妙在于浙江省政务服务网依托电子政务云平台,打破之前省内各级电子政务条块壁垒,通过数据交换,省级数据管理中心能够和省直43个部门、90个县市实现信息资源实时共享应用,功能非常强大。

  通过云计算,将之前散落的、被认为没有价值的数据收集起来并进行分析,将产生全新而巨大的价值。权威报告显示,近年来,全球云计算市场年均增长率达18%,我国更达到60%以上。云栖小镇作为其中的佼佼者,今年前8月,实现财政总收入2.45亿元,同比增长108.18%,正成为浙江参与国内以及世界云计算经济角逐的“桥头堡”。

  据了解,近年来浙江省财政部门不断完善科技投入方式,保障科技支出重点。2016—2020年,省财政安排创新强省资金100亿元,引导社会资本等各类资金200亿元以上,支持科技大平台建设和重大科技计划实施。设立总规模为20亿元的省级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通过市场化运作,进一步促进科研成果产业化、市场化。

  注重支持方式、方向和效果

  创新激发的是发展活力,信息经济、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等七大万亿元产业在浙江蓬勃兴起。

  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则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另一个重要支点。在民营经济占比超过六成的浙江,“促进”民营经济并不是问题。

  浙江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近年来,省财政支持经济发展不再单纯注重加大投入,而是更加注重投入的方式、方向及效果,更加注重将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有机结合起来。

  在对专项资金实行清单管理的基础上,浙江省进一步明确了“两个一般不”原则,省级部门一般不再直接向企业分配和拨付资金、一般不再直接审批和分配市县具体项目,主要通过因素法分配到各县市,由其统筹安排;在资金使用方向上,注重发挥财政资金公共性的特点,更好地发挥其杠杆效应和引导作用。

  对于政府背景色彩浓的专项资金,管理有清单;而对于涉企、竞争性领域的专项资金,浙江财政则引入了基金专业管理者,借助市场的力量,管好、用好财政资金。

  2015年,浙江财政通过清理盘活一般公共预算结转结余资金、政府性基金预算结转资金等各类财政存量资金,设立了200亿元的省级政府产业基金。截至2016年10月底,浙江政府产业基金的总规模1034亿元,设立的子基金达到299支,投资实体企业(项目)1818个,撬动社会资本4085亿元。

  浙江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设立政府产业基金,将资源配置的权力更多交给市场,实现择优支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同时,通过母、子基金的传导放大,充分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杠杆效应,吸引带动了大量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投入,有效支持浙江经济的长足发展。

   

  共享篇:均衡性夯实全面小康基石

 

  一张张“成绩单”展示了全面小康的浙江速度和质量。

  2015年初,浙江省率先在全国宣布,26个欠发达县正式“摘帽”,意味着区域协调发展迈上新台阶;2015年12月,全面消除家庭人均年收入4600元以下的绝对贫困现象,成为全国第一个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的省份;2015年底,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4.37万元和2.11万元,城乡居民收入的比值为全国各省区最低;2015年,较发达市县与财力相对困难市县的人均财政支出比率缩小到1.05∶1,人均财政支出最高和最低县的倍差控制在3以内……

  近年来,浙江财政以缩小城乡差距和区域差距为抓手,不断推进统筹协调发展,浙江人民更加公平地分享到改革发展成果,真正做到“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少”。

  城乡公共资源均衡配置

  “我们村现在和城里一样时髦,城里人有的,我们都有。”在位于浙北的德清县武康镇五四村,70岁的李培华大爷笑着对记者说。

  满格的无线网信号将记者带进村里。放眼四周,时尚漂亮的别墅错落有致,村道上鸟语花香,生意盎然。得益于全村土地流转后建立起的几个特色农业观光园,村民人均收入两年前就突破2万元,2015年达到2.5万元左右。

  “乡村,让生活更惬意”在浙江大地的生动演绎,源于浙江多年来持续的决心与努力。2010年,浙江在全国率先启动美丽乡村建设,让浙江农村发生了由表及里的美丽蜕变:文化礼堂建设如火如荼;如同蛛网般密布的乡村公路通达千村万户;光纤通信、饮用水和污水管网系统以前所未有之势联接农村……如今在浙江,农村用电“城乡同价”,宽带邮站“村村通”,广播电视“村村响”。

  完善的城乡公共服务背后,是财政的保障和支持。近年来,浙江财政部门持续深化支农体制机制改革,落实好各项强农富农惠农政策,着力缩小城乡发展差距。同时,创新精准扶贫模式,大力支持光伏小康工程,2016年省财政安排2.15亿元,支持开展光伏小康试点,预计带动受益农户年均增加毛收入4000元,村集体经济年收入增加6万元。

  区域发展实现“一盘棋”

  松阳县地处浙西南山区、瓯江上游,属于浙江经济最不发达县市之一。过去,为了发展经济,松阳曾大力引进不锈钢产业,但因相关企业在废水、废渣、废气等处理方面不力,生态环保问题突出。

  其实,松阳也有自身优势。它不仅历史文化悠久,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浙江省首批历史文化名城,还有着得天独厚的生态农业和旅游观光及文化旅游资源。近年来,在区域统筹发展激励奖补政策及绿色发展财力奖补机制的推动下,松阳县转型发展推进得有声有色。一方面,对不锈钢行业“痛下杀手”,推动其转型升级、节能减排;另一方面,充分发挥农产品、绿茶产业和生态环境优势,大力发展高效生态农业,并打造游客—原住民融合共生的中高端村落旅游目的地。

  松阳县财政局负责人介绍说,对于这些举措,省市财政给予了大力支持:在财政体制和转移支付补助等方面给予重点倾斜。同时,从2011年起,将松阳县纳入重点欠发达县特别扶持政策体系,每年给予特扶资金2亿元。2015年,省财政对松阳县财政转移支付16.48亿元,比上年增长20.6%,占该县当年财政支出的比重为65%。

  这是浙江财政推进区域统筹发展的一个例证。省财政厅相关人员介绍,浙江很早就建立了转移支付分类分档体系,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经济动员能力、财力状况等因素,将市县分为二类六档,享受不同的转移支付系数,经济发展越困难,享受的系数越高,同等条件下获得的转移支付资金越多,以此均衡全省财政资源分配,缩小区域之间的发展差距,充分体现二次分配的公平性。

  2012年,省财政创设了区域统筹发展激励奖补政策,根据设区市对所属县(市)的投入金额,省财政给予0.5—2倍的配套奖励,以鼓励设区市加大对所属县(市)的投入。

  “浙江省一直实施‘省直管县’财政体制,一定程度上使得设区市对区域统筹发展动力不足。通过2012年的这次调整,可以打通设区市与其所辖县市的财政体制通道。”省财政厅相关人员表示。

  2015年,浙江省财政共兑现区域统筹发展激励奖补资金21亿元,三年接近翻了一番。2011—2016年,省财政对市县转移支付规模达6745亿元。省财政厅厅长钱巨炎对此评价说,这项体制创新,强化了设区市的辐射带动责任和能力,可有效防止资源重复配置现象,切实提高财政资金使用绩效,促进区域发展更加协调。

  大交通带动统筹协调发展

  2015年12月26日,新金丽温高铁开通,宣告浙江实现全省两小时交通圈。原本山高水远的浙西南地区,被金丽温高铁紧密相连,串起了一条“高颜值”的黄金旅游观光线路,同时也搭建了资源要素自由流动、区域统筹协调发展的大动脉。

  周末,杭州人坐着高铁来到丽水,又沿着美丽的乡村公路,去莲都古堰画乡、云和梯田、庆元百祖山转转,“吸吸氧”“洗洗肺”俨然成为休闲时尚。杭州人的消费,带动了丽水的经济发展。

  如果说高铁联接的是区域经济,那么乡村公路联接的则是城乡经济。丽水市打造28条美丽公路风景线,把规划建设中的39个特色小镇,19个4A级景区和16个3A级景区串珠成线,逐步实现城乡1小时交通圈,以城乡交通发展引领美丽经济发展。

  浙江省将提升6000公里美丽乡村公路列入省政府十方面民生实事。2016年,省财政通过一般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下达农村公路建设养护补助资金15.43亿元。截至11月底,全省已完成提升美丽乡村公路6380公里,超额完成省政府目标任务,预计到年底可完成6800公里。

  当前,浙江正积极实施“万亿综合交通工程”,以打造1小时交通圈为目标,深入推进大港口、大路网、大航空、大水运、大物流建设。未来五年,浙江财政计划安排资金1636.5亿元,支持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蜕变篇:可持续构筑发展新优势

 

  经济发展注入新活力

  记者来到新光村已是傍晚时分,这个始建于1738年,即清乾隆初年的江南古村落,已经沉浸在朦胧的星光之下。漫步在鹅卵石铺就的幽幽长长的胡同里,两旁静静地耸立着巍峨俊逸的徽派或杭派古屋,古旧的深青色中透着斑驳,一阵阵清雅古意扑面而来。

  新光村属浦江县虞宅乡,四面山环水绕,景色优美。该乡乡长苗彩君告诉记者,新光村目前保存有近20幢古建筑,号称江南“乔家大院”。但就在这里,自上世纪80年代起,成为浦江县水晶产业的“始作俑者”,古屋变成了生产车间,水晶加工产生的废水废气将村里村外搞得污水横流、乌烟瘴气、环境恶劣,整个古村落满目疮痍,历史遗产岌岌可危。

  在浦江全县,水晶加工业迅速发展,成为国内水晶主要生产加工基地,市场占有率达60%,产量占全国80%以上。但与新光村一样,低小散的水晶作坊式产业使浦江境内清澈的河流成为了“黑河、臭河、垃圾河、牛奶河”,直接影响数百万人的饮水安全和水环境。

  2013年,借全省强力推进“五水共治”之机,新光村将水晶加工点全部取缔或搬移,并由财政统一出资对诒榖堂、廿九间里等古建进行修缮,大力实施环境卫生整治。去年10月份,由乡政府出资租下廿玖间里的10年房屋使用权,引入浦江县青年创客联盟,并免去3年房租,在这里搞起了创客经济。50多位心怀梦想的青年创客,带来了地质科普、农产品体验、小酒吧、手工DIY、花艺、树皮画、雕刻传承等30多个创意项目。今年8月,新光村被国家旅游局评为“中国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

  美景与创意、古典与现代、古村落与年轻人的“偶遇”,在新光村产生了奇妙的反应,渐渐成为备受游客青睐的乡村旅游目的地,游客开始猛增。据初步统计,2016年,新光村接待游客60多万人,旅游创收500多万元,带动村民增收200万元。

  对于“创客经济”的提法,浦江青年创客联盟发起人陈青松并不完全赞同。留着髭须、身着中式对襟大衣的他,小资中透出某种隐士之气。他说,在外人眼里,来到这里的创客是来投资或者搞艺术的,其实他们是来生活的,并不是纯粹为了搞经济。在这里,他们找回了自己梦想的那种生活状态。

  陈江峰也是这样一位创客。2015年,他放弃了作为上市公司高管的丰厚收入,投资2000多万元在仙居县淡竹乡尚仁村开办了一家名为尚仁·善居的高端民宿,从事乡村旅游。他说,仙居风光优美,但目前的农家乐都是吃吃农家饭、搞搞采摘的套路,无法满足中高端人群深度融入自然、放松心灵的需求。民宿开办以来,虽客房价格不菲,却供不应求,需要预订才能入住。

  浙江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的发源地。“七山一水两分田”,过去是劣势,现在反倒成了优势。生态资源不仅可以产生美丽经济,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同时还是重要的民生,可以吸引人、留住人,使浙江经济生生不息。

  近年来,为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浙江财政部门创建了具有浙江特色的生态环保转移支付制度,以及与污染物排放挂钩的财政收费制度,充分体现“谁污染、谁交费,谁保护、谁受益”,通过财政经济杠杆,让保护生态、守护家园成为自觉行动。

  绿色发展,为浙江以传统产业为主的“块状经济”找到了一个新的“柔性”方向,为可持续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和活力。某种程度上,这种从“坚硬”到“柔性”,是转折也是回归。

  大力支持发展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是经济发展的根基。靠实体经济起家的浙江,目前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巨大压力。

  在浦江,在强力整治“低小散”水晶产业的同时,助推企业转型升级成为财政部门的重要任务。

  在浦江水晶工业园东区的一个车间内,正宝水晶饰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军正告诉记者,自己以前是在小作坊里做水晶饰品,因为随意排放废水、废渣,一直担心被查封关闭,因此县里强力整治水晶产业时,就搬到了这里,如今生产过程中的废渣、废气和废水都由园区统一处理,费用全部由园区负责。

  王军正口中的园区正是2014年起浦江县规划新建的4个水晶集聚区。今年9月底,浦江4个水晶产业集聚区全部建成投用,除88家区外落地水晶企业,2万多家水晶作坊整合为438家水晶企业全部入园投产。

  为支持水晶产业转型升级,浦江县设立3亿元的水晶产业发展基金,重点投向水晶产业转型升级项目、新材料、新技术、水晶产业科研平台等。设立1亿元的水晶时尚小镇创业基金,用于引导民间资本、金融资金和工商资本参与特色小镇建设。设立1000万元的水晶产业科技创新种子基金,以无偿资助和贷款贴息方式支持小微科技企业、研究院、创新平台等科技项目。

  今年1—9月,浦江水晶产业实现总产值68.5亿元,同比增长11.8%;实现税收8200多万元,是整治前的2.73倍。传统产业实现了“凤凰涅槃”。

  绍兴市柯桥区一直以中国纺织城闻名,如今它又有了新名片。2015年全省规模最大的一只区域基金落户柯桥,如今,40亿元规模的浙江柯桥转型升级产业基金(母基金)已初见成效。

  “精功碳纤维项目是柯桥区首个政府产业基金项目,项目总投资额9亿元,目前取得突破性成效,千吨级高性能碳纤维生产线试产成功。”对于柯桥政府产业基金产下的“头胎”,基金办公室副主任周雪峰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一项目主要投资于精功集团旗下精业新兴材料有限公司的碳纤维项目。碳纤维是一种含碳量在95%以上的高强度、高模量纤维的新型纤维材料,“外柔内刚”,质量比金属铝轻,但强度却高于钢铁,具有耐腐蚀、高模量的特性,在军工和民用方面有重要用途。其中,政府产业基金出资1.8亿元,占比20%,社会和其他金融资金出资7.2亿元,占比80%,政府产业基金放大了5倍。

  不管是税费减免,还是产业基金,都是浙江财政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近年来,浙江财政部门坚持以实体经济为基础,出台了振兴实体的系列组合拳,通过体制引导、税收优惠、财政补助、基金撬动等方式,吸引优质资源要素向实体经济领域集聚。在这过程中,尤其注重呵护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支持实施“名品、名企、名家”工程,对坚守实业、创业创新、奉献社会的企业家,以及长期躬耕于某一领域、做专做精主业的工匠型企业,给予一定的财税扶持。

  2014—2016年,省财政共安排“三名”工程补助5.2亿元,支持培育了一批引领转型升级的知名企业以及在国内外有影响力的知名品牌。同时,大力实施清费减负政策,以政府收入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加法”。今年11月1日开始,暂停向企业和个体经营者征收地方水利建设基金,每年至少可减轻企业负担130亿元。

  构筑起发展的安全屏障

  今年,浙江制定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实施意见》,构建了“1+8”债务管理制度体系,从源头上扎紧债务管理的制度“笼子”。同时,坚持分类管理,建立了“红、黄、绿”三色预警体系,对高风险地区实施化债计划管理,切实将债务控制到警戒线以内;对中低风险地区实施与债务风险管控质量挂钩的财政奖惩政策,充分利用债务限额的“天花板”,支持经济发展。

  浙江财政厅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上述《实施意见》提出了“促发展与防风险并举”的债务管理思路,旨在探寻促发展与防风险两者之间的最佳平衡点。合理适度的政府融资,有利于缓解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资金压力,实现资金的时间价值,体现代际公平;但超越财政承受能力的过度负债,则会积累财政金融风险,甚至演化为系统风险,最终损害高水平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根基。

  2016年,全省地方政府债务限额9685.3亿元,债务率为90.9%,低于警戒线9.1个百分点,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