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政务公开>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基金的“名字”叫市场———浙江深化财政专项资金管理改革纪实之二
发布日期:2016-12-30信息来源:中国财经报阅读人数:

  浙江省作为东部市场经济最活跃的省份之一,虽然多种产业一直保持着较好的发展态势,但在国际国内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同样遇到了产业艰难转型升级的瓶颈。财政作为宏观经济调控的重要手段,如何充分发挥政府“有形之手”,从而更好地引领企业转型升级?

  很显然,过去主要靠财政直接投入支持企业的做法,既违背了市场经济的原则,一些政策也与WTO规则相背离,某种程度上甚至可能扭曲了市场行为,并带来一系列不良后果。浙江财政的做法是在充分尊重市场经济规律的基础上,让基金来“说话”。

  2015年5月,浙江省决定设立200亿元规模的省级政府产业基金,计划通过3年努力,使全省政府产业基金规模达到1000亿元以上。而仅过了1年多的时间,截至2016年10月底,浙江省级政府产业基金的总规模已达1034亿元,各级财政实际到位出资资金552亿元。

  基金的“浙江制度体系”

  运行短短1年多的时间,浙江各级政府产业基金与社会资本合作设立的市场化子基金已达到299只,总规模为2202亿元;子基金投资实体企业(项目)1818个,项目投资总额2450亿元;政府产业基金直投项目71个,投资总额316亿元。通过设立子基金和投资项目二级撬动,政府产业基金撬动社会资本投资合计4085亿元。

  要确保如此庞大规模的政府产业基金规范运行、有序发展及风险可控,制度保障非常关键。但政府产业基金在我国还是新生事物,即便中央层面,在制度设立上仍有诸多空白。浙江省财政厅“摸着石头过河”,出台了一系列政府产业基金的管理办法和制度,推动浙江政府产业基金向着3年撬动上万亿元产业投入的目标更快前进。

  对于政府产业基金的管理,浙江更多采用了市场化的做法。搭建起基金管委会—投资决策委员会—基金法人机构—基金运营机构四级政府产业基金的组织管理架构,即由浙江省政府建立的省产业基金领导小组、省转型升级基金管委会和省农业基金管委会,负责协调和决策基金相关重大事项,由浙江省金融控股公司成立的浙江省产业基金有限公司作为基金法人,由浙江金控投资管理公司负责基金具体的运作管理。同时,浙江省财政厅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有关政府产业基金的制度办法,初步形成了浙江政府产业基金管理的制度体系,以制度促使基金运作有章可循、规范高效。

  今年9月,浙江省财政厅又出台了《浙江省政府产业基金投资退出管理暂行办法》,这是完善政府产业基金管理的又一项重大措施。适当让利的政策导向将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与政府产业基金合作,更好地发挥政府产业基金的政策引导作用,促进浙江经济的发展。

  “浙江将政府产业基金支持哪些产业、哪些企业的决定权完全交给了市场。只有对政府产业基金实现收益的项目,才能实行让利,而让利的部分最高不能超过税后收益总额。”浙江省财政厅企业处处长叶光胜说。

  通过市场筛选出的让利企业无疑是更具发展潜力的,让利部分留在企业可以支撑企业更好更快地成长,反过来这些企业将成为地方税收新的支撑。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也是政府产业基金以最市场化的手段运作、尝试以市场化的手段实现政府扶持产业发展作用的有益尝试。

  让基金走向市县

  政府产业基金成立1年多以来,浙江省财政厅领导和相关处室负责人跑遍了全省11个地区,走访了50多个县,开了已经记不清多少场次大大小小的座谈会。叶光胜说,之所以选取这么多典型市县进行调研,是因为去调研的目的除了发现问题,更重要的是传播政府产业基金理念、现场帮助市县解决问题以及督促市县层面产业基金的落地。

  据悉,2015年,与浙江省级政府产业基金同时设立的市县政府产业基金规模为528亿元,经过1年多的发展,到今年10月,其规模已增长到814亿元,实际到位财政出资资金332亿元。

  但市县政府产业基金的发展并不均衡。在浙江,全省11个市均已陆续设立各种形式的政府产业基金,其中,杭州市、宁波市、绍兴市、舟山市设立的产业基金规模已分别达164亿元、165亿元、113亿元、53亿元。但仍有15个县市区未建立政府产业基金。另有部分市县虽然名义上已设立政府产业基金,但实际上只是应时之作,基金到位情况不尽理想。

  浙江省财政厅经过调研发现,政府产业基金在市县层面的落实不理想,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社会上的基金管理团队不多,市县财政部门在对接、选择基金管理团队方面缺乏经验。二是部分市县对基金投向把握不准,对项目搜寻缺乏经验,对投资风险顾虑较重,导致子基金对外投资进度缓慢。三是市县项目储备不足,不能很好地吸引基金管理团队入驻。四是人才储备不足。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浙江省财政厅帮助市县政府产业基金专门建立了两个库,即项目库与基金管理团队库。“有了项目库,可以从机制上推动市县部门储备优质项目,一方面当基金管理团队来市县谈洽合作时,可通过项目提升吸引力,促进合作;另一方面,当基金管理团队要在市县进行投资时,可以更高效地对接项目,而不必再大海捞针式地找项目。”叶光胜介绍说,浙江省财政厅还从省级产业基金已合作的基金管理团队中,将优中选优的30—40家优秀的基金管理团队推荐到市县,为市县与基金管理团队搭建合作桥梁。

  人才是推动政府产业基金发展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但也是一个长期工程。浙江省财政厅尽一切可能创造培训与交流的机会,从2015年政府产业基金成立以来,已组织财政干部交流学习300多人次,有效提升了财政干部对政府产业基金的认识和对接相关工作的能力。

  专项基金带来的意外之喜

  浙江省财政厅在运行政府产业基金的过程中,除了感到政府产业基金对社会资本具有“四两拨千斤”的撬动作用,能有效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以及真正让财政资金循环起来以外,还收获了意外之喜。而这“喜”归因于政府产业基金始终坚持的市场基因。

  首先,政府产业基金在推动并购重组方面具有促进作用。“这几年民营经济不是特别好,有些企业的资金链出现困难,这种时候正是推动并购重组的好时机。被并购的这些企业以前可能并不愿被并购,但现在已经做不下去了。对于并购的龙头企业而言,在当下项目审批难、土地少的情况下,要实现扩张、做大做强,并购重组是非常好的选择。”叶光胜表示。

  并购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也是以往产业龙头企业实施并购的一个难点所在,因为很难从金融机构获得贷款。而现在,与政府产业基金的合作无疑为并购项目提供了增信,因此更容易引入金融资本,从而顺利实现并购。

  其次,政府产业基金促进了民营企业的上市进程。很多民营企业都是家族企业,并不青睐上市,不愿将股份进行出售,但始终自给自足发展可能会让企业遭遇瓶颈,尤其是在管理水平、研发水平等方面。

  浙江省宁波市在通过政府产业基金推动本土企业转型升级、上市方面做出了有益尝试。比如,2015年12月,宁波首批工信基金子基金之一的宁波和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丰创投”)与国投创新投资管理公司、宁波菲仕电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菲仕电机”)签署三方合作协议,和丰创投按照40500万元的投后估值,以持股10%的比例增资入股菲仕电机,投资额4050万元,吸引国投创新投资管理公司出资9000万元,增资共计13050万元,支持菲仕电机进一步进行技术创新和市场拓展,并推动企业上市。菲仕电机计划于2017年上半年完成股改,2018年国内A股市场挂牌上市。

  再其次,极大促进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浙江政府产业基金成立之初,专门设立了5000万元的天使梦想基金,主要用于支持初创期的企业。目前,已为118个项目提供了2360万元的资助,覆盖移动互联网、物流、医疗、智能硬件、高端装备制造、3D打印、文化体育、旅游、O2O等多个行业。同时,还做好资助项目的后续跟踪和持续培育,为企业的成长导入相匹配的资本、人才、技术和管理,支持企业做大做强,形成创业创新重点示范效应。

  比如杭州虚现科技有限公司,在2015年成立时仅500万元注册资本,员工数量不足10人,在获得天使梦想基金资助后,公司快速成长,在今年上半年已经拿下数千万元的订单,成为国内VR领域的一支新秀。年中,又获得了社会投资机构的新一轮的股权投资,公司投后估值达到了1.2亿元。在“资助+期权+激励”相结合的运作模式下,天使梦想基金实施了第一次行权退出。据测算,天使梦想基金本次退出的价格为51.216万元,税前收益为31.216万元,收益率为156%,实现了2.56倍的增长,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退出完成后,天使梦想基金将把完税后获得收益的70%返还给虚现科技团队,体现天使梦想基金对创业创新的支持。

  叶光胜说,天使梦想基金对企业的支持,往往是在一个企业最弱小、最缺乏资金、最需要资金的时候。对于处于初创期的企业,并不需要很多资金,20万—30万元就可以解决问题,但却可以让梦想变成现实,让小目标变成大目标,给企业一个可以期待的未来,甚至在不经意间即可成就一家未来的龙头企业。

  最后,政府产业基金已成为浙江新的招商引资“名片”。地方政府用税收和财政资金直接补贴企业以促进招商引资的模式已难以为继,政府产业基金的成立让财政资金由直接投入变为间接引导,由“补”到“投”的颠覆性改革将逐步深刻改变地方招商引资的模式。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